A4当代艺术中心

宝藏网首页 >> 空间 >> 画廊 >> 相关文章

西泠网拍四月大拍:罗振玉、刘鹗家族遗珍

2019/5/5 0:00:00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603)

标签:

西泠网拍·四月大拍预展即将上线

大学者赠予侄女的扇面书法

好友间信札往来的句句唱和

桌上的笔墨纸砚

是两位因甲骨文而结缘的名人

和两个家族情感的见证

 

壹·罗氏家族

 

「先王妣治家严肃,予幼时生长春风化雨中,

故性至驯顺,不为嬉戏,以多病。」

——罗振玉《集蓼编》

蔚然家风的影响下,年少体弱的罗振玉性情驯顺,不爱嬉戏打闹。

与罗雪堂并称”甲骨四堂“之一的董作宾曾作《罗雪堂先生传略》代序,提到他「五岁时便入塾,七岁略通文义,十三读毕《诗》《书》《易》三经。」

▲罗振玉

可以说罗氏一族,逸才众多。其中,自然也包括几位女性家属。

▲罗福颐、商静宜夫妇与罗守巽

▲罗振玉(1866~1940)为罗守巽作篆书书法扇面

纸本扇面 43×14cm

>>罗振玉侄女、罗振常三女罗守巽上款。

罗振玉一生于各学术领域均得颇高成就,考古学与甲骨文研究更是倾注了他毕生心血。

甲骨文,又称“契文”、“甲骨卜辞”,千年间未曾被世人所见。出土于河南安阳小屯村,由王懿荣发现并收集,刘鹗整理出版《铁云藏龟》,罗振玉考释单字、分类卜辞,之后更有孙诒让、王国维、董作宾、郭沫若等学者相继进行了深入研究。

一个名为“殷”的朝代向着世人揭开面纱,甲骨记载着盘庚迁殷至纣王间二百七十年之卜辞。

▲罗振常(1875~1942)、罗继祖(1913~2002)、叶玉麟(1876~1958)、罗庄(1895~1941)、刘季英(1887~1956)等致丁德清、罗守巽夫妇、周子美信札册

信笺二十三通约四十五页(附信封十三枚)尺寸不一

>>丁德清、罗守巽夫妇、周子美上款。

此为罗振常、罗继祖等致丁德清、罗守巽夫妇信札一批,内容涉及罗氏家族日常琐碎,亲人近况等事宜。罗氏家族日常交流密切,家族的温馨在信中可见一二。

另有丁志安致周子美信二通,提及周氏编撰罗振常著作之事。

刘鹗与罗振玉的真正相识,正是从甲骨文开始的。

当罗振玉在刘鹗家看到龟甲兽骨之时,他感叹道:

“此汉以来小学家若张、杜、杨、许诸儒所不得见者也,今山川效灵,三千年而一泄其秘,且适我之生,所以谋流传而悠远之,我之责也。”

学术上的浸淫,也表现在他们对艺术的追求上。

罗刘二人皆属于金石为宗的碑派书家。罗振玉的书法在当时名噪一时,尤善大小二篆。晚年钟爱殷商契文书法,是甲骨书法的先驱。刘鹗则长于行楷,受魏碑影响较大。

罗守巽丈夫丁德清

二人是学术的同伴,也是生活中的姻亲。

▲后排自左至右商静宜、罗孝纯、长外孙女刘初容、罗守巽、罗瑜,前排罗振玉夫人丁氏与她的孙子。

刘鹗四子刘大绅曾从罗振玉就读,后罗氏以长女罗孝则许配给大绅为妻。两个家学渊源深远的家庭,就此有了更为深刻的联系。

罗雪堂的弟弟罗振堂是近代学者,他的女儿(罗雪堂的侄女)罗守巽与当时的名人单士厘相识。

单士厘可谓是晚清至民国期间开眼看世界的女性之一。作为中国第一位女旅行家的清末才女单士厘,她多才多艺,诗赋皆通。

她的丈夫钱恂是外交官,“新文化运动”先驱钱玄同(德潜)是他的弟弟。

▲单士厘(1863~1945)与朱骍唱和诗稿一批

纸本画心(十九帧)尺寸不一

诗文著录:《受兹室诗稿》P129、P127、P128、P126、P123,湖南文艺出版社,1986年。

此件拍品为单士厘与朱骍酬唱诗稿一批共十九页,其中包括致罗守巽(罗振玉侄女、罗振常三女)信札一通,写在单士厘个人名片上。此批单士厘诗稿手迹中共有八首收入她的诗集《受兹室诗稿》中,另有十首尚未发表。其中诗作多与“罗嫂”唱和,即罗振玉、罗振常的族人罗振方的夫人朱騂,可见单、罗二家交情之深厚。

单士厘跟随丈夫旅居日本,后又遍历德、法、英、意、比等国,以及埃及、希腊等国的古都。她将十年间的经历撰成《癸卯旅行记》与《归潜记》,不仅自己走出国门,也为当时相对封闭落后的国人开一扇面向其他文明的窗。冲破封建束缚的单士厘,结交众多女性友人,虽无许多详细记载,但她与罗振方夫人朱骍、罗守巽的信札往来可以说是三人友情的缩影。

▲朱骍[清末民初]自作诗稿一批

纸本画心(十六帧)尺寸不一

>>此标的为罗振方夫人朱骍自作诗稿一批共十六帧,其中录有多首诗作是为单士厘唱和所作。单士厘(1863~1945),又名钱单士厘,号受兹,为清末外交官钱恂的夫人,是我国最早的女旅行家、女诗人。1899年以外交使节夫人的身份第一次旅居日本,撰写成《癸卯旅行记》,迄今所知最早的一部中国女子出国游记。

朱骍[清末民初],江苏吴淞人。是民国人物罗振方的夫人。罗振方(1874年-1932年),字通甫,号节庵,浙江省绍兴府上虞县人,是国学大师罗振玉、罗振常的族人。曾任北京盐务署督办、直隶京畿水灾河工坐办、香山慈幼院副院长、创办过柳江煤矿,任总经理等。

罗守巽与丁德清结成百年好合之际,她便赠予扇面以作纪念。

▲单士厘(1863~1945)为罗守巽节录诗经小雅

纸本扇面 1938年 42×15cm

>>罗振玉侄女、罗振常三女罗守巽及其丈夫丁德清上款,此为钱单士厘为贺罗守巽、丁德清结婚大喜所作。

罗守巽、丁德清夫妇

罗守巽(1902~1989),原名慧,后改名福龢,字季名,后改字守巽,罗振玉侄女,罗振常三女,夫淮安丁德清。罗守巽,幼年同父母随罗振玉赴日多年,早年曾任奉天(沈阳)省图书馆馆员,著有《丹枫精舍诗文集》。

罗守巽

▲罗鸿祖[近现代]为罗守巽书篆书七言联

洒金纸本立轴(一轴双挖)66.5×14cm×2

>>罗守巽上款,由其家属友情提供。

>>《雪堂雅集:罗振玉、王国维的学术世界》,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

▲何福谦[近代]梅花双清图

设色绢本立轴 100×40.5cm

>>罗振玉长女婿、刘鹗四子刘季英,罗振玉长外孙女、刘鹗孙女刘初容上款。此为贺刘初容出嫁而作。罗守巽旧藏,由其家属友情提供。

>>《雪堂雅集:罗振玉、王国维的学术世界》,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

何福谦[近代],字益三,举人。为罗振镛姊丈。善画梅。

▲李叔士[清末民初]、方浚益(?~1899) 李香君小像

设色绢本立轴

1604年 98×41cm

>>刘季英旧藏。

 

贰·藏瑛斗宝

甲骨文研究的交流外,罗刘二人曾有斗宝趣闻。

刘鹗酷爱收集文玩,每日归家摩挲骨董,沉溺其中,不可自拔。罗振玉也不甘落后,二人以斗宝为乐。

1905年,罗振玉得到了北宋拓本苏轼书《丰乐亭记》,十分高兴。无独有偶,第二年刘鹗就收了一件苏轼书原石所拓《醉翁亭记》。

「出此本敌之,相与掀髯大笑,

亦艺林一段佳话也。」

——刘鹗《原石拓醉翁亭记》跋

相处片段,可见二人收藏之丰富,对骨董认识之精深。

他们的收藏癖好也影响着整个家族的兴趣爱好。

▲民国·罗振常自用寿山石印章二方

长:1.6cm 宽:1.6cm 高:5.5cm 重:36.7g(大)

长:2.1cm 宽:1.6cm 高:3.9cm 重:42g(小)

印文:“罗振常读书记”“邈園”

罗振玉弟弟名罗振常,近代学者、藏书家。受从兄罗振玉影响,他曾游历殷墟、伊阙,著《洹洛仿古记》,详细描述了在安阳、洛阳出土甲骨的情形。

中年后,在上海汉口路设“蟫隐庐”藏书,与文献古籍打交道,居书肆三十年。

▲清·刘大绅自用椭圆形鸳鸯戏水端砚

砚长:14cm 宽:8.5cm 高:1cm

刘大绅(1887-1954),字季缨,习用季英,一字赐书,是刘鹗第四子,拜于黄葆年太谷学派门下,著名国学大师罗振玉长婿,亦爱网罗古玩奇珍。

▲清·寿星形朱砂砚

砚长:9cm 宽:6cm 高:2cm

铭文:二田道兄素有古研之好,兹迺五十大庆之辰献此奉祝南山兄老也。戊戌七月翁大年制。

手书款:祝右民三十生日厚滋时民国第一辛巳

朱右民(1912~1968 ),其妻刘初容,刘大绅长婿,罗振玉外孙女婿。

▲旧存民国笺纸一批

纸本笺纸一批尺寸不一

此件拍品为旧存民国笺纸一批,其中包括松华斋制信笺纸及笺盒封面六十一页、荣宝斋仿古笺十页、清秘阁制黄慎画笺与溥心畬画笺十一页、罗振玉自制笺纸十二页、丰子恺漫画笺纸二页以及其他各式笺纸九十五页。

 

叁·半生知己

刘鹗:「晋矿开则民得养,而国可富也。」

《五十日梦痕录》罗振玉:「君请开晋铁,所以谋国者则是矣,而自谋则疏。万一幸成,而萋斐日集,利在国,害在君也。」

除却学术上的交流和姻亲关系外,罗振玉与刘鹗二人虽个性迥然,却在“治国利民”的心态上,有着戚戚然的共鸣。

刘鹗早年受太谷学派影响,以“以养天下”为己任。他认为儒、释、道三教殊途同归,其根本都在“诱人为善,引人处于大公”。

“人人好公,则天下太平

人人营私,则天下大乱

——刘鹗·《老残游记》”

因此,他四处奔走,试图以微薄的力量对抗繁冗而朽烂的清政府,治水、修铁路、开矿......做得多,而能成极少。

▲王孝禹、罗振玉、方药雨、刘鹗(从左到右),1906年在北京合影。

罗雪堂自述道,年少气盛,视天下事无不可为,颇留意当世之故。二人相差九岁,未曾真正结识之前,在治理黄河水患上便有了相同的见地。

相较刘鹗将重心放在实业兴国上,罗雪堂是一位更纯粹的学者。但二人的思想见识和对民族存亡的关切之心,确是殊途同归的。

请开晋铁,是刘鹗背负骂名的开始,也是他人生悲剧的导火索。罗振玉作为他的朋友,反应不是撇清关系、划清界限,而是深深地为刘鹗的未来担忧着。

▲民国·日本制山形笔架

长:11.2cm 宽:2.8 高:3.6cm 重:134.4g

款识:三岳庄喜寿纪念昭和六年(1931年)九月吉日,原田庄左卫门敬呈

原田庄左卫门是日本博文堂第一代主人,在犬养木堂的引介下成为中国书画进口商。博文堂聘请内藤氏和长尾雨山、罗振玉为博文堂鉴定,由此铺平中国文物流往日本的道路。

年少相识相知,多年后天各一方。刘鹗毁誉参半,死在了流放地新疆。

罗振玉悼亡自己的朋友丹徒刘君铁云,为他作一番辩驳。

「铁云交予久,其平生事实不忍没之。」

▲珂罗版钤印罗振玉(1866~1940)书法册页

民国间珂罗版一册(四页)纸本 27×24cm×4

>>此件罗振玉书法册为民国珂罗版钤印本,其中包括篆书“寿”字一帧,根据落款时间以及罗振玉生平,原作或为罗振玉绝笔”寿“字。

昔年二人谈论兵法,被同侪推举时,曾谓二人者智相等,狂亦相埒也。

智慧相当又任情疏狂的两人故去了,如同长鲸沉海,他们留下的精神养分滋养后代数十载光阴。

▲罗继祖与孙辈

这些深沉的友情、亲情与回忆

借由他们与后人亲手摩挲过的珍藏

走进我们的生活中

这种对曾经发生过的传奇的好奇

对前人们寻根溯源的追思

早有萌芽一脉相承

2018年11月2日,《雪堂雅集:罗振玉、王国维的学术世界》展览在华东师范大学正式开幕。诸位到场嘉宾为这一展览加重了学术分量。

西泠网拍四月大拍·罗振玉、刘鹗家族遗珍专场,是2018西泠秋拍,雪堂雅集:罗振玉、王国维的学术世界专场的延续,通过这个专场,我们又一次把目标聚焦于他们的所藏、所见、所思。

西泠网拍·四月大拍

【罗振玉、刘鹗家族遗珍专场】

敬请期待

编辑:孙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