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当代艺术中心

宝藏网首页 >> 空间 >> 画廊 >> 相关文章

西泠网拍·四月大拍:属于吴昌硕的关键词

2019/4/24 0:00:00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213)

标签:

西泠网拍·四月大拍

4月28日至5月7日

 

A安东令

1899年,吴昌硕去安东当县令,这是家人朋友们花了许多银子为他捐来的,但因身体状况实在应付不了这繁杂的工作,吴昌硕只坚持了一个月。几方“一月安东令”印总结了这段官场经历。

B拜师

吴昌硕早年间师从施旭臣与潘芝畦,父亲逝世后,他开始外出拜师结友,跟随俞樾学习辞章与文字训诂。后欲投于杨岘门下,被杨婉拒,“师生尊而不亲,弟兄则尤亲矣。一言为定,白首如新”。三十多岁时,吴昌硕结识任伯年,二人在接下来的岁月里保持了亦师亦友的关系。

西泠网拍·艺是四月拍品

吴昌硕(1844~1927)书匾逸趣

金心兰上款

C昌硕

吴昌硕原名吴俊,字昌硕,小时候还有个小名“乡阿姐”,大约五十一岁时改名俊卿,六十九岁改名为昌硕。

钤印:仓硕(白)石人子室(朱)

D地点

吴昌硕一生在四个地方停留时间较长。

一是老家安吉。吴昌硕和其父亲合力在桃花山上打造了芜园,那时他们经历完战火,吴昌硕的祖母、母亲、哥哥、妹妹、未婚妻都在离乱中丧身,四千人的村落只余下二十五人。芜园成了慰藉他心灵的新人生旅程的起点。

后来吴昌硕辗转多地,在杭州西湖边随俞樾学习,在苏州曾住葑门内南园附近帝师莲桥畔之西亩巷与铁瓶巷、桂和坊,在上海住过吴淞、北山西路吉庆里等地。

E儿女

除却两个早殇的孩子,吴昌硕有三儿一女。长子吴育,小小年纪就有很不错的诗学、书学造诣,曾被人称为“神童”,被寄予很大期望,可惜天不假年,十六岁的年纪便离开人世,让吴昌硕悲痛欲绝。

次子吴涵,吴昌硕臂痛时的捉刀人,在吴昌硕八十四岁时离开人世。家人怕吴老受不了打击,到吴昌硕合眼都没有告诉他次子去世的消息。三子吴迈,善花卉,兼工书法篆刻。女儿吴丹姮,能隶书。

吴昌硕与儿子、儿媳等

F

老缶的“缶”是金杰在他三十九岁时送给他的,是一个极大的容器,在古代又做乐器用。“余得一瓦缶,乃三代物,古朴可爱,以其名庐。”吴昌硕喜欢非常,从“缶庐”、“缶道人”、“缶翁”上便可以看出来。

题签:吴缶老藤花。此其六十岁以后作也,半丁得于海上岩氏山长芦馆。癸亥(1923年)二月,两复装裱记于京师。

 

G贡生

吴昌硕参加过两回童生试,咸丰十年他就成为了附贡生,但因为战争原因秀才名籍没了,同治四年又被潘芝畦拉去参加了一回。

H

吴昌硕与蒲华、任伯年、虚谷合称“清末海派四杰”,又被称为“清末文人画的最后一座高峰”。

“苦铁画气不画形”,吴昌硕将篆书用笔入画,“画与篆法可合并,深思力索一意唯孤行”,创造出的绘画气象与前人殊异。

吴昌硕爱画藤本植物,构图由左上至右下或从右上至左下,潘天寿曾形容:“奔腾飞舞,真有蛇龙失其夭矫之概提款并作长行,以增布局之气势。可说独开大写花卉画藤的新生面”。

J

吴昌硕对于艺术史的影响非常深远,簇拥亦多。“青藤雪个远凡胎,缶老衰年别有才。我欲九泉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齐白石的这句诗为人津津乐道。

除了间接影响,直接受到过吴昌硕指导的人也不少。王个簃就为投其门下学艺,辞去了自己的教职,吴昌硕门下还有陈师曾、陈半丁、赵石农等人。晚辈中还指点过潘天寿、钱君匋、刘海粟一二。

陈半丁题签

K苦铁

苦铁也是吴昌硕很有名的一个号,曾有友人误以为是因求篆刻的人太多,让他不胜铁笔之苦,但吴昌硕曾经有“苦铁,良铁也”的款。所以这个苦,应该是他甘之如饴的“良”。

L

吴昌硕常年受到伤病的困扰,从早年足部的伤,到后来耳朵重听、臂痛,于是自称“大聋”、“聋丞”。

 

M梅花

“苦铁道人梅知己”,吴昌硕在芜园时曾手植梅花,画作诗文里也满溢着他对于梅的喜爱。

“安得梅边结茅庐”,吴昌硕晚年于超山赏梅之时,定那里为自己的长眠之所。先生百年之后,沈淇泉撰墓联:“其人为金石名家,沉酣到三代鼎彝,两京碑碣;此地傍玉潜故宅。环抱有几重山色,十里梅花。”

1936年林风眠带领杭州艺专教师们凭吊吴昌硕墓(前排左起为林风眠)

N男儿

吴昌硕早年曾习剑,自号“剑侯”,晚年还从过军,这是有些人不知道的。当时吴大澂率湘军北出山海关,吴昌硕已经年逾半百,却仍一腔豪情,跋涉征途。

西泠网拍·艺是四月拍品

吴大澂(1835~1902)竹坡倦舞

O外国

日本人白石六三郎在中国经营了一家日本饭店“六三园”,吴昌硕的第一次个展就是王一亭为他在这开的。在长尾雨山、河井仙郎等人的宣传下,吴昌硕在日本声名鹊起,受到热捧。

P朋友

吴昌硕一生交游甚广,大半为书画金石好友:将他看做子侄来培养的吴云;与他书信往来数十年的沈石友;和他以边款互为问候的高邕;给他带去石鼓文拓片的潘钟瑞;除了聊书画还聊聊戏曲的吕凤子;此外还有蒲华、陆廉夫等等。

西泠网拍·艺是四月拍品

蒲华(1832~1911)临水邨家图

Q妻子

吴昌硕的原配妻子章氏未及与吴成婚便在战火中病殁了,但吴在之后的岁月里常常想起她,为她刻过一方“明月前身”的印。

二十九岁时,吴昌硕与施氏夫人结婚,婚后二人感情甚笃,施酒还在吴的影响下也作诗与篆刻,二人一直相伴到施酒七十岁病逝。

R

以前男子以美髯为傲,吴昌硕却因不像张大千他们那样有好看的胡子而耿耿于怀。“一笑难掀髯负我”,他还给自己刻了“无须吴”的印。

前排左一张大千,左二为吴昌硕;后排左一持扇者为方介堪,左三为黄宾虹,后排右一为于非闇

S诗书

吴昌硕诗书画印兼长。其诗古朴隽永,意味深长,书法造诣更为人称道。书法工古篆,以石鼓文成就为最高;楷法早年学颜鲁公、学钟繇;隶书走雄厚拙朴一路;行草遒劲凝炼、不涩不疾。他的书法同绘画一样,都重笔气。

款识:花垂明珠滴香露,叶张翠盖团春风。苦铁。

T题襟馆

西泠印社坐落于西子湖畔,高处有一屋,名曰“题襟馆”。但其实题襟馆的名字出现得比西泠印社要早。

光绪中叶,上海就有了“题襟馆”,全名“海上题襟馆”,又叫“海上题襟馆书画会”,云集了上百名书画金石家,经常在一起进行艺术交流活动。题襟馆的首任会长是汪洵,汪洵去世后,由吴昌硕继任会长。

W

做安东令以前,吴昌硕做过县尉小官,是三十九岁那年朋友们给他捐的,不过能拿到的“工资”不多,他依旧是囊中羞涩,所以常被朋友们调侃是“酸寒尉”,任伯年以此为题画了幅人物,颇为有名。

酸寒尉像(局部)

X西泠印社

1904年夏,叶品三、丁辅之、吴石潜、王福庵四人在杭州西湖人倚楼上发起创立了一个研究金石篆刻的学术团体,定名“西泠印社”。筹备工作持续了近十年,1913年重阳正式成立,公推吴昌硕为社长。开启了“天下第一名社”的历史。

那之后每当春秋佳日,有学术研究和艺术创作活动时,吴昌硕都会前往参加。“缶龛”里有日本雕塑家朝仓文夫为吴昌硕铸的铜像,《汉三老讳字忌日碑》是吴昌硕与同志们共同抢救下来的,这里留下了许多关于吴昌硕的痕迹。

Y

“自少至老,与印不一日离……”16岁时吴昌硕的左手无名指就因为刻印受伤导致指甲脱落,吴昌硕对于印的喜爱似不必赘言。他从“浙派”入手,后专攻汉印,也受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等人影响。

钱君匋曾道:“昌老治印,从陈曼生处得纵恣爽利之气,从吴让之处得舒展流丽,圆转婉约之趣,取邓石如的苍劲圆挺,浑穆超越,取封泥匋瓦的简练,加上石鼓文的陶冶,百川入海,自开生面,体貌厚重,以气取势。”

Z主宾

吴昌硕“古人为宾我为主”的艺术态度给后人以无限启迪,正是这种敢于抒发自己、敢于打破前人的精神才让吴昌硕成为了中国艺术史上一颗如此闪亮的星。

“画之所贵贵存我,若风遇箫鱼脱筌。”关照前人、审视自己,所以才成高峰。

 

敬请关注

西泠网拍·艺是四月拍品

吴昌硕(1844~1927)花垂明珠图

设色纸本

立轴

124×58cm

说明:陈半丁题签。

签条:吴缶老藤花。此其六十岁以后作也,半丁得于海上岩氏山长芦馆。癸亥(1923年)二月,两复装裱记于京师。

题签者简介:陈半丁(1877~1970),初名年,字静山,号半丁,辛亥后以号行,别号半痴、山阴道人,浙江绍兴人。得任伯年、吴昌硕亲授,擅花卉、人物、山水、走兽。书工四体。为西泠印社社员,曾任中国画研究会副会长、中央文史馆馆员、北京中国画院副院长、中国美协理事等职。

 

吴湖帆(1894~1968)楷书七言联

>>委托人得自上款人家属。

 

高剑父(1879~1951)游鱼图

说明:黄祝蕖上款。

 

陆恢(1851~1920)秋山独行图卷

说明:1.朱缙侯、李景韩等旧藏。2.沈卫题引首并跋,周麐书题签。

 

亚明(1924~2002)只在芦花浅水边

说明:1.委托人直接得自作者本人。2.朱大霖题跋。

 

陆俨少(1909~1993)云山松居图

出版:《陆俨少书画藏品集·第一集》P50,香港朵云轩有限公司,1991年。

 

方增先(1931~)芦荡卧游图

 

 

编辑:孙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