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当代艺术中心

宝藏网首页 >> 空间 >> 画廊 >> 相关文章

教师节 | 邱海平、尹骅 、傅颖川:从国美学子到青年教师的蜕变

2018/9/14 0:00:00 来源:宝藏微信 作者: 浏览次数:(1390)

标签:

一直以来,教师常被誉为太阳下最光辉的职业,很多美好而饱满的赞誉在教师们的身上有时也显得微不足道。教师的悉心指导,对一个少不更事的人来说,可能会改变他的一生;而对于教师自身的成长而言,却需要经历不为人知的辛劳付出。宝藏在前两天的专题中分别介绍了三位年长一辈的教师,他们谈了谈多年来执教生涯中的所见所感;而今天正值教师节,宝藏将介绍三位年轻一辈的教师,他们为人豁达随性,在教学上注重创新,深获学生们的爱戴。下面让我们一起听一听他们三位勤勉,却又总想回味的执教生涯。

 

在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周刚的工作室内,记者见到了他曾执导的学生邱海平。也许是因为二十年的交往与磨合,相比于老师和学生,两人看起来更像是老朋友。采访邱海平时,周刚远远坐到了工作室的一角。邱海平见状笑笑说:“我踏上教师这个行业和周老师真的有很大的关系,除了他没有第二人,这样说绝不是因为今天在这里做采访。”

 

邱海平(左)在老师周刚(右)的工作室内

 

 
 
 

教师简介

邱海平

2003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环境艺术系,获学士学位。

2012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综合设计系,获硕士学位。

现为中国美术学院综合设计系 讲师

中国美术学院艺术设计研究院院长

 
 

 

从1998年踏入中国美术学院至今,邱海平从学生再到选择做一名教师,一路走来受周刚的影响的确最深。“周老师特别在意实践,在他看来,设计主要是服务社会的,若没有实践积累,所有东西都不会发挥应有的价值。”邱海平刚毕业时一边任教,一边做社会实践,周刚就手把手地带着他,画图、汇报、与甲方沟通···偶尔邱海平犯了错误,周刚也从未苛责过他,只是给予耐心的执导和鼓励。当年师生俩一起做了中国科学院的一期项目,直到今天,中科院新建了一所大学,设计师仍是邱海平。对方如此的信任和认可,离不开当年师生二人工作时所体现的专业素养、学术态度及社会担当。

 

邱海平执教的2018届毕业生合影

 

“我是2003年在国美毕业的,那时赶上了学校扩招,‘环境艺术’又是新兴专业,在当时非常热门,环艺毕业当老师还是很抢手的。”邱海平回忆起自己当年面对就业选择时的情景,他也曾有过犹豫,当时还有一个机会是去深圳做设计师,但在征询了导师周刚的意见后,邱海平不再迷茫,他决定留校做老师。到如今,邱海平带学生的经验也有15年了,当听到这回宝藏是对新一辈教师进行采访时,他连声感叹:“我已经不年轻啦!”

 

 

邱海平、陈柯设计的中国科学院大学景观与建筑

 

谈起15前年给学生们上的第一堂课,邱海平称当时自己的角色切换得太突然,面对一群跟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学生,的确很紧张。但这样的紧张情绪很快随着一堂堂课的经验累积而烟消云散了。邱海平对自己在国美学到的专业知识很有自信,他怀抱这样的信心,时常总结自己教学上的不足,逐渐成长为一名成熟的教师。“我常在教学过程中换位思考,假设自己是学生,我会怎么想、怎么做。”邱海平也坦言,老师们都会尽量照顾到每个学生,但现在学生数量多,主动性强的人可能会更占优势,得到更多老师的指导,因此主动找老师沟通非常重要。

 

 

邱海平设计的新安江夏日冬泳基地

 

在教学过程中,也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突发状况”,让邱海平印象深刻。他向记者分享了其中的两个故事。有一年邱海平所在的国美转塘校区发大水,校园里都能随手抓到数斤重的大鱼,洪水灾情持续了大约三天,班里的学生们虽被困在教室里,但都表现得十分团结,让当时作为班主任的邱海平顿生患难与共之感。也是那一届学生里,发生一件格外暖心的事——20岁的毛陈冰千里走单骑,远赴贵州山区献血,挽救了一个孕妇的生命,起因只是她在网上看到了一则求救信息,需要极为稀有的AB RH阴性血,而毛陈冰的血型正好符合。“我得知这件事后,真的非常感动。那时我刚好做班主任,带的学生班风特别好,我那一年太幸运了!”邱海平由衷地感慨道。

 

邱海平设计的嘉善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入口

 

时代的变幻总是让人目不暇接,“设计”这一课题也是日新月异,但邱海平认为,设计教学的本质没有发生变化。“我们现在培养出来的学生,和自己当时作为学生时吸收的东西本质是一样的。学习的主要是一种方法,而不是结果。按照一种严谨的逻辑和规律不断推进,这样的思维方式是不变的。还有不变的,是大家对于国美这个‘大家庭’的信任,我们在这里学习、任教,对学校的这份自信从未改变。”

 

 

中国美术学院2018毕业作品展

 

执教经验的逐年积累下,邱海平始终有着自己的教学坚持:“做为老师的关键是要做到坚守岗位、尽职尽责,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这份职业。学术、行政上的理想和追求,于我个人而言顺其自然,在一线的教学岗位上,如何把学生教好,这才是我的本职。”

 

邱海平的学生获中国美术学院2018优秀毕业设计金奖

 

初见尹骅时,他有一点拘谨。不大的工作室中,他的绘画作品被放置在四周,还有一幅正在赶制的作品挂在画架上立在了房间的正中央,画面中是意大利佛罗伦萨的景致。原来他刚结束了为期不短的意大利之行,准备将这座恬静而美好的城市留在画布上,作为他九月底即将举办的联展作品。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的工作室比较乱啊。”其实并不是乱,只是他的作品数量确实不少,堆叠在一起,无形中压缩了画室的空间。

 

尹骅

 

1981年出生于上海;

2001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

2005年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本科毕业获学士学位;

2008年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研究生毕业获硕士学位;

现为中国美术学院专业基础部教师。

《自画像》 100x80cm 油画 

一盏茶的功夫,我们开始了采访,尹骅始终用不疾不徐的语速和略显低沉的声音,娓娓道出了他这十年在中国美术学院基础部教书育人的经历。“其实我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一名教师,不过在我的求学生涯中确实受惠于不少恩师,或许是他们潜移默化地引导我走向了成为教师的道路……”

 

2003年,与何红舟老师(右下)下乡

 

某种意义上来说,何红舟可以算是尹骅的领路人了。“我在高考前每周都会来杭州给何红舟老师看画,得空他也会带着我一起写生,传授一些绘画中规律性的东西于我。绘画其实比较主观和抽象,它不像数学那么的理论化,所以有时他看我无法理解,也会亲自上手帮我改画,以这样直接的方式促进我的理解,令我受益匪浅。”

 

《琴心》 180x190cm 油画

 

尹骅自上海来,于机缘巧合下与何红舟结缘,那时的何红舟已然是中国美术学院的教师,在油画领域颇有建树。所以尹骅跟着何红舟潜心学画,期盼着也能成为这所至高学府的莘莘学子之一,而他也确实做到了。进入油画系后,何红舟虽不是尹骅的直属导师,可但凡尹骅拿着画给他品评,他都会不厌其烦地耐心指导,给出中肯的意见。

 

在大学和读研期间,尹骅一直在油画系第一工作室学习,工作室的教授们:崔小冬、章仁缘、翁诞宪都悉心指导作品,传道授业解惑。长期的朝夕相处,尹骅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了作为“教师”的用心。

 

 

这个良好的品质一直影响着尹骅,直到2008年9月的开学季,尹骅也即将面对他自己教师生涯中的第一堂课,为此,他做足了准备。基础部的课程是每年大一的必修课,涉及到素描、形式语言、色彩等绘画中的基础知识。因为是基础课程,所以一个班的学生拥有不同的专业背景,这让尹骅感觉到有些紧张,“因为我自己毕业于油画专业,所以对其他专业可能并不十分熟悉。”但为了学生大二时的分专业做准备,他也不得不注意教授一些规律性的东西,而不单单只在他擅长的油画领域。好在那一年他27岁,而他面前坐着的一屋子学生仅仅比他小了四、五岁,这个不大的年龄差迅速地缩短了尹骅与学生之间的距离,这堂教师生涯中的第一课也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顺利度过。

 

与学生下乡写生时 

 

虽然尹骅与每届学生都只有短短一年的相处时间,但彼此间早已建立起深厚的师生情谊,曾经的学生在分专业后也会时常结伴看望他,使他感动不已、成就满满。

 

在尹骅的身上还发生过如同电视剧情节一般的感动与惊喜,那是在2014年下乡写生时。“在外写生的三周里,每晚都是要看作业的,可是那天晚上很奇怪,没有学生来叫我看作业,我去到画室的时候发现也是一间黑屋子,正当我满脸疑惑的同时,灯亮了,学生们推着蛋糕走了出来,一屋子的人,脸含笑意地看着我,齐齐地对我说‘生日快乐’。那一刻,感动与喜悦真的是溢于言表。连我自己都忘了那天是我的生日,可是他们却都帮我记着……”

2014年下乡写生时所摄

在学生时期,教师的伟大,对于少不更事的人来说,可能会改变一生;而随着不断的学习,也总能在人生不同的阶段遇见新的老师。已为人师的尹骅就是在高研班里碰到了如今已年近90岁的全山石老师,“当时我们高研班的学生与全山石老师一起在俄罗斯看展,有意思的是,你能看到一位头发花白,却依旧健步如飞的老人,走在参观‘大部队’的前列,领着我们一张一张的看画,认真地帮我们分析他觉得有意义的、值得学习的作品。要知道逛展是非常累的!”说到这,尹骅显得激动异常、却又感动万分。在他看来,全老认真、严谨的教学精神是非常值得学习的,从中体现出的师承关系,无论是专业上的,还是为人处世上的,也都值得延续。 

 

在研创班毕业展上与全山石老师(左三)合影

 

一转眼,尹骅也已为人师数十载,师生间温馨的故事也已不计其数。多年来,尹骅愈发的感受到身为“教师”的厚重与深远。无论是来自老师的忠言,还是逆耳,有时候其实只是无心的一句,学生往往都会常记于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教师’还是很崇高的,相当于是一个领路人的形象。”

与胡振宇老师合影

基于这一点,尹骅自始至终严于律己,不断精进,力求在自己的教学和创作中与时俱进,起到正面的带头作用。也如同他所说的那样,“中国美术学院是一所重于传承的学校,一代又一代的老教师们呕心沥血,到了我们这一辈,务必得把他们的教学精神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作坊》 140x160cm 油画

 

 

对于傅颖川来说,“教书”或许是一件冥冥之中注定的事。在不断提高自己的同时,换位思考和与学生们的充分交流互动,使她逐渐成长为一名成熟的教师。 

 

 

教师简介

傅颖川

 

浙江杭州萧山人;

1992年开始接触中国画;

2004年至2008年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专业;

2008年至2012年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专业攻读硕士学位;

2012年至今于天津美术学院就职,任教于中国画学院山水系。

 

 

《滌塵》 180x49cm 纸本水墨

  

早在小学时,傅颖川就开始接触中国山水画,到了初中她已经能够熟练地教授学弟学妹们,而到了高中和大学阶段,教少年宫的小朋友画画已经能够帮她赚取足够的零用钱。多年的教授经历使她在天津美术学院正式执教时,多了一份从容和淡定。

 

于高考前所摄

 

“天津那边学中国山水画的人不多,我的第一个班由大二和大三合在一起总共也才十来个人。当时他们考进来是学西画的,而后选择了山水画这条路,可以算是刚起步,所以我都是从很基础的东西教起,比如拿笔的方式、画画要研墨等。” 谈到在天津美术学院的第一堂课,傅颖川的语气明快而轻松:“看着一屋子和我差不多大的学生,起先还是有些紧张的,好在我课前做足了准备,又‘身经百战’(笑)。”

 

  

在傅颖川的求学生涯中,她的启蒙老师管庆伟对她影响颇深。“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跟着管庆伟老师学中国画,并持续在寻求中国画的‘传统的美’这条路上愈走愈远。”在当时,管庆伟老师还是湘师附小的一位美术老师,而现在已经是杭州萧山教学研究室的一名美术教研员。

2017年与管庆伟合影 

 

“学习绘画的人都会经历一个对自己的画没有信心的阶段,而这恰恰发生在我小学2、3年级时。在一堂课中,我胡乱地将一张不满意的画纸揉成一团,随手一扔。这一幕刚好被管老师瞧见,他默默地走了过来,捡起了纸团,摊平,向我说道:‘你看,画得很好啊。”说到这,傅颖川有些动容,因为正是这样一段或许在旁人看来不足为奇的对白,给了她莫大的鼓舞,令她能够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的同时,不再轻易地否定自己。“这一课”也润物细无声地改变了傅颖川日常的绘画态度,以及日后她自己的执教方式。

 

《苍山梦》 137x32cm纸本水墨

 

如今,傅颖川已在天津美术学院执教6年,对于“教师”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从前我觉得‘教师’就是一个传道授业解惑的角色,有着绝对的权威性;而现在我认为‘教师’不仅仅是个职业,更是一个‘人’,一个希望获得尊重,却又倡导平等的人。”

 

说罢,她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在北方,有一个习惯非常好,学生们称呼老师一定会用‘您’,来表达一种敬意。因为我来自南方,起初还很不适应,但是内心却是窃喜的,因为我感受到了尊重,相应的我就更愿意把所学知识教授给她们。但俗话说:教学相长,在执教过程中,我也能从她们身上汲取很多值得学习的长处,互助互进。渐渐的,虽名为师生,却更似朋友般相处。”

 

 

2017年,于天台山写生

 

在采访的尾声,傅颖川一扫先时的拘谨,开始把玩起她面前的茶盏,显得格外的轻松与俏皮。举手投足间,不难看出她虽为人师表,却平易近人,有着能与学生打成一片的气质。不自觉的,耳边回响起她刚说过的话:“我希望能够成为开拓学生的思维,引领她们发现自己的新世界的那种老师。”浅笑,这才是这个时代,年轻教师该有的血性啊……

《远尘斋》138x32cm纸本水墨

 

 

点击以下标题前往老一辈艺术教师的专题文(宝藏微信公众号)

 

教师节 | 周刚:所有的捷径都是弯路,一步一脚印,大胆往前走

 

教师节 | 何红舟:时光一去不复返,且行且珍惜

 

教师节 | 设计大咖张丰毅: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文末,祝老师们教师节快乐!

 

编辑:孙磊